Loading… NEST的第八年,FUNSPARK的起點_TOM新聞_新世代集運收費
正文
Qzone
微博
微信

NEST的第八年,FUNSPARK的起點

2020-11-25 16:45 TOM   

11月22日,2020 NEST全國電子競技大賽年度總決賽在杭州市蕭山區國際博覽中心1C展廳落下帷幕,VG戰隊捧得《英雄聯盟》項目冠軍獎盃。作為年度重量級項目,NEST年度總決賽,單獨進行《英雄聯盟》項目的線下總決賽。

NEST的第八年,FUNSPARK的起點

雖然疫情期間,賽事規模受到了約束,但NEST對於電競的商業化和城市化的貢獻,NEST連續8年舉辦的價值和意義,都值得探討。

對於NEST落户杭州,浙江省體育局體育經濟處負責人十分認可。他説:“電競產業是個新興產業,潛力巨大。電競產業的發展也會影響當地百姓對電子信息技術的認知,所以浙江省這些年一直想打造一個電競高地。”

除了得到政府的認可和支持,今年,華奧電競還推出了自己的品牌“FUNSPARK”——賽事觀眾既可以把它看成是為了讓對抗的火花(spark)更加有趣(fun),也可以理解為,這裏是屬於funs的park。

8 年, NEST 存在的意義

電子競技在中國的發展,滿打滿算不過20年。如果自2003年11月18日國家體育總局將電子競技列入第99個正是體育項目算起,也只有17年。

所以,對於第三方賽事NEST來説,過去的8年屬實不易,也一直在陪伴電競產業共同發展。

“這事兒你們能幹8年,真行!”這是華奧電競總裁張梓經常聽到的一句評價,這句“真行”裏面,既有“敬佩”,也有“懷疑”——佩服的是NEST作為第三方賽事能夠堅持這麼久的執着,懷疑的是,未來華奧電競和NEST,到底將去向何方。

對於今年NEST的改變,外人最先看到的是品牌升級。NEST視覺Logo的改變背後,是他們在體育、產業和科技三個維度的發力。而Logo下方的年份,則是保留不變的部分,根據NEST此前的解釋,這個年份意味着“傳承”。

NEST的第八年,FUNSPARK的起點

對於傳統體育來説,一個賽事IP存在5年以上便有了屬於它的社會價值、行業價值和商業價值。NEST走過了8年,對電競產業也有其積極意義——

2012年,在中國電競還在未像如今一般火爆的時候,NEST就開始推動電競的商業化發展了。娃哈哈啓力、可口可樂、麥當勞、奇瑞汽車等一眾知名企業紛紛成為NEST的合作伙伴,傳統廣告主看到了電競營銷的價值、電競人羣的消費能力,也感受到了電競項目的魅力。

商業化發展之外,城市化發展也成績斐然。8年來,NEST足跡遍佈上海、崑山、廈門、貴陽、南昌、杭州等多個城市,政府背景和“電競全運會”的自我定位,讓地方政府也借其感受到了電競的價值,進而發力電競產業。

同時,作為擁有傳統體育基因的電競賽事,NEST的堅持,對於電競的體育元素也是極大的豐富。這種長達8年的堅守,對於電競行業來説也有一定程度上的積極影響。

浙江省體育局體育經濟處負責人也表示,浙江一直想要打造一個電競產業高地,對於這個目標的達成,浙江也有較為明顯的優勢——

第一,浙江省的互聯網產業非常發達,自帶流量;第二,浙江的羣眾基礎很好,電競小鎮、LGD電競主場等都很受歡迎,浙報傳媒在電競領域也有佈局。

從羣眾基礎到政府支持再到產業環境,浙江具備把電競做大做強的條件。

另外,浙江省體育局也把電競產業作為體育產業發展升級的重要抓手,也希望能夠通過政府部門的引導,將NEST這個在電競領域最專業優質的第三方賽事引入浙江,培訓孕育為傳統體育領域浙江省品牌賽事。

張梓認為NEST推動電競的城市化跟賽事聯盟落地城市主場的差別一方面在於背景、屬性的不同,另一方面也源自於NEST自身存在的不可或缺性。

從賽事的屬性來看,NEST是國內為數不多還在堅持發展的第三方電競賽事,在廠商主導的時代,張梓認為第三方賽事依然有存在的必要。

NEST的第八年,FUNSPARK的起點

“沒有幾個賽事可以做成LPL,《英雄聯盟》做到的幾乎已經是電競賽事的極致了。不過,遊戲永遠有周期,有壽命,廠商賽事也得面對這個問題。但綜合賽事包羅萬象,賽事的IP價值在遊戲項目之上。我們相當於全運會,這個賽事IP是容納更好項目的存在,而不是依附於某個項目的存在。廠商打造自己某個項目的賽事IP,從商業模式的打造和對企業的價值上來看,完全沒問題,但總要有人做一些我們這樣的事兒,這對行業有不同的價值。”

讓數字體育演繹無限精彩, FUNSPARK 的誕生恰逢其時

提及NEST,業內人士第一時間會想到華奧星空。作為中國專業、權威的體育產業互聯網平台,華奧星空的背景、資源和影響力無需贅述。

當年,華奧星空的slogan是“讓數字演繹體育無限精彩”。如今,華奧電競則希望通過NEST讓數字體育演繹無限精彩。

浙江省體育局體育經濟處負責人在談及電競的體育化發展時也表示,電競還是個年輕的產業,在中國落地生根的過程需要做到如下幾點:“電競想健康發展,要做好引導工作,不能跟青少年的學習生活發生衝突,讓青少年感受互聯網技術的同時又要防止其過分沉迷,第二,電競要更加重視互動,頂尖選手是少數,更多的是愛好者和觀眾,選手傳達的競技精神如何跟愛好者互動,也要深刻思考;第三,電競還是比較‘高端’,要走進校園,走向羣眾,讓大家正確理解電競,喜歡電競,讓電競成為大家成為相伴終生的愛好和生活方式。”

NEST方面同樣認為,數字體育的發展不能侷限於電競或者遊戲。因此,未來NEST也想做更多嘗試,往高校、數字體育、科技體育的方向發展,探索更好的內容和更好的載體。

在電競產業奮鬥了17年,張梓也一直希望能夠傳達一個概念——電競不只是遊戲。“我們國家對電競的官方定義,是利用高科技設備完成的人與人之間的智力對抗。”

遊戲廠商當然希望電競能夠和遊戲捆綁得更加緊密,但華奧電競想給電競賦予更多體育層面的意義。

舉個例子,NEST和大疆合作打造了Robomaster的比賽,高校學子自己做機器人蔘與比賽,在地圖上進行真實的對抗。地圖的設計和改變,競技的標準和轉播方式都是華奧電競在執行。而這些,無疑可以拓展電競的內容和維度,增加電競的體育元素,而不是侷限在遊戲裏,然後被誤解為打遊戲就是電競或者就是數字體育。

作為中國目前唯一一個自有IP的賽事方,NEST並不涉及賽事製作業務。張梓稱,NEST希望把自己做成亞洲的ESL,希望能夠在中東、東南亞、日韓發展,變成一個覆蓋更多人羣的賽事,從內容維度和受眾維度把市場做大。

除了服務外界,對團隊內部,張梓也希望有個交代。“我希望有大家更好的事業平台,能更好的照顧家人。”

NEST的第八年,FUNSPARK的起點

在商言商,張梓這樣的期望無可厚非。目前NEST的收入主要來自於政府、版權、廣告、衍生品和門票,現在各佔四分之一。“未來,我們希望在衍生品這個C端領域發力,衍生品代表着觀眾是否為賽事的IP買單,進而能夠體現賽事IP的價值。”

今年,AMD、京東遊戲、雷蛇、攀升、DXRacer、愛攻都是NEST的合作伙伴。除了商業層面的合作,電競內容也因為這些合作伙伴的加入而變得更加多元。各方合作伙伴的加入,也讓數字體育的無限精彩有了更多可能。

談及未來,華奧電競希望能夠讓自己的IP不斷擴大,佈局國際市場,但同樣也會堅持只做自己的IP,保持自己的初心。初心和雄心,二者並不衝突。

除了對未來的設想,張梓也對過去做了反思。“我們除了要給大家帶來更多更好的體驗,也要在公司層面做一些轉變。比如過去我們沒有好好做品牌,大家都管我們叫華奧電競,但那只是我們的工商註冊的公司名稱。今年做了整體的升級梳理,我們把品牌更名為‘FUNSPARK’。你可以把它看成我們是為了讓對抗的火花(spark)更加有趣(fun),也可以理解為,這裏是屬於funs的park。”

尾聲:

2020 NEST全國電子競技大賽年度總決賽現場,觀眾歡呼聲此起彼伏,從觀賽感受的角度,他們得到了極大滿足,這也側面印證了浙江省體育局體育經濟處負責人所言不虛,浙江省的電競羣眾基礎可見一斑。

同時,觀眾、合作伙伴的認可,也是張梓以及其所承辦賽事的追求和成就所在。

保持初心,不忘雄心的華奧電競,逐步升級的NEST,也讓人從“敬佩”“懷疑”這些情緒中,生出了“期待”!

 

責任編輯: WY-BD

責任編輯: WY-BD
廣告